||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咳嗽偏方

许建中丰富的肺间质纤维化治疗经验方

来源:266z.com  作者:中医养生民间偏方网  

  许建中,男,84岁。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主任医师、教授。第二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建设项目“许建中传承工作室”、北京市中医药薪火传承“3+3”工程许建中名医工作站指导老师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。曾任西苑医院呼吸科主任、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呼吸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。从医60年,擅长中医、中西医结合诊治慢性阻塞性肺病、支气管哮喘、支气管扩张、肺间质纤维化等呼吸疑难病。承担国家级课题10余项,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项,原卫生部科研成果奖3项,中国中医科学院成果奖8项。

  肺间质纤维化是呼吸系统疑难病,其发病率及病死率均逐年增高,严重影响人们的健康。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主任医师许建中行医60余年,积累了丰富的肺间质纤维化治疗经验。

  许建中认为,肺间质纤维化兼有本虚和标实两方面的特征。本虚主要是指“肺肾两虚”,标实指“痰瘀为标”,而且随着疾病入络,外感及内生的毒邪亦损伤肺络,加重病情。他从以上“本虚、标实、毒邪入络”三方面入手针对肺间质纤维化的特征,提出“补肺益肾、益气养阴以扶正,祛瘀化痰通络以祛邪,少佐清热解毒之品以解毒”的治法。笔者在此简述其对该病的认识及用药经验。

  溯本源 补肺肾气阴

  肺间质纤维化患者临床表现为咳嗽、气短、呼吸困难、动则尤甚。许建中认为其病机多为肺病及肾。肺主气,肾纳气,一吐一纳,一呼一吸,呼吸和缓。当外邪犯肺,或年老者肺气虚耗,则肺气损伤,日久则病及于肾。肺为气之主,肾为气之根,肺伤及肾,可导致肾气衰惫,摄纳无权,肾气失于摄纳,则气浮逆于上,呼吸异常,表现为气短、喘促、动则尤甚等症。

  气能生血,津血同源,气虚则津血生化无力,久则阴液耗伤,肺阴亏损;金生水,“母病及子”,久病伤肾,肾阴虚耗,可形成肺肾阴虚证。清代蒋宝素指出:“喘因痰作,痰由火生,总是阴亏,治当求本。”

  在临床治疗中,他对于临床辨证偏于肺气虚的,常选玉屏风散益气固表,其中黄芪补气升阳、益气固表为君,白术补脾益气为臣,防风发表散风,并御风。

  偏于肺阴虚者,常选生地黄、玉竹、百合、麦冬、元参、太子参养阴生津润肺,久咳者可加五味子,五味子性温,味酸、甘,可敛肺止咳,益气生津。

  偏于肾阴虚者,常选六味地黄丸滋补肾阴,该方以熟地黄为主药,滋补肾阴、填精益髓;以山茱萸补益肝肾,涩精敛汗;以山药健脾补肺,固肾益精,成三脏之阴并补而以补肾为主。配以泽泻,泻肾降浊,牡丹皮清泻肝火,凉血散瘀,以制山茱萸之温;茯苓渗利脾湿,以助山药健脾。

  如此配伍,形成了“三补三泻”、相反相成之势,使得六味地黄丸治疗肾阴虚之证,补而不腻,最大限度减少了一般滋补药品容易产生的滞腻、脘胀现象。

  对于阴虚火旺明显,而见潮热盗汗,口干咽痛,小便短赤者,予知柏地黄丸滋阴降火。偏于肝肾阴虚,而见头晕视物昏花等头、眼部疾患明显者,予杞菊地黄丸滋肾养肝。

  抓病机 祛瘀化痰通络

  许建中认为肺为娇脏,为五脏六腑之华盖,易受外邪侵袭。外邪侵袭,则肺失宣肃,“通调水道”的功能受到影响,水道不通,则积聚成饮化痰,阻于肺络;肺主气,外邪犯肺,则气运不畅,气为血之帅,血为气之母,气不行血,则血液停滞而形成瘀血。

  此外,肺纤维化患者多见于年老之人,且病程较长,故久病必致肺气虚弱,气虚则推动无力,亦可使血行瘀滞,阻塞脉络。他在临证过程中,发现肺纤维化患者外邪侵袭与肺气虚损常常同时存在,二者互相影响,使痰瘀更重,形成肺络痹阻的病机。

  此外,痰和瘀亦可相互作用,相互影响,最终导致痰瘀同病,痹阻肺络。故在治疗时强调祛血瘀、化痰浊、通肺络。常选丹参、川芎、红花、赤芍等药活血祛瘀。

  咳嗽为肺纤维化患者的主要临床表现之一,许建中在治疗肺纤维化时宣肺化痰之品必不可少,常选麻黄、杏仁、射干、穿山龙等。其中麻黄配杏仁,一升一降,宣降肺内郁阻壅滞之气;射干化痰利咽、解痉止咳,穿山龙清肺化痰,兼能通肺络。对于久咳不已并兼外感风热者,可加桑叶、菊花、牛蒡子、前胡、款冬花、枇杷叶、百部、紫苑等疏风清热,化痰止咳;燥咳痰黏者加川贝母。可有效缓解肺纤维化患者的临床症状。

  破循环 少佐清热解毒

  许建中认为,肺间质纤维化主要是指肺络的病变,而外感毒邪与内生之毒均可损伤肺络。外感之毒主要是指人体正气不足而受到自然界外来邪气的侵袭,首先犯肺,进而损伤肺络;内生之毒则主要是指痰浊、瘀血等病理产物在肺络蓄积日久,痹阻肺络,蕴久化毒,损伤肺络。

  不论外感与内伤,毒壅肺络日久均可化热,热毒壅肺,进一步加重了肺络的损伤,如此反复,形成恶性循环,使此病缠绵难愈。故少佐清热解毒之品在治疗肺纤维化中就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,他在临床上常选板蓝根、鱼腥草等,使热清毒消,则肺络得通,呼吸调畅。

  此外,治疗本病应采用中西医结合的原则。在肺泡炎症阶段,应首选糖皮质激素治疗,同时配合中药治疗,一方面抑制纤维化的形成,同时减轻激素的毒副作用,故常选顾护脾胃、益气养阴之品,如白术、黄芪、生地黄、麦冬、太子参等。

  在纤维化期,由于在这一阶段纤维化已经形成,目前尚无有效的药物能够改变或逆转其纤维化病变,因此对其治疗主要在于改善病人的临床症状,提高生活质量。治疗上应以中药为主,注重化痰祛瘀通络,兼顾补肺益肾,临床上注意辨证施治。

  总之,临床上肺纤维化患者的症状千变万化,在治疗的过程中一定要坚持个体化治疗,标本同治,攻补兼施。此外,临床上除给予药物治疗外,心理治疗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。

  典型验案

  吴某,男,65岁,2010年4月21日初诊。

  主诉:咳嗽气短反复发作3年,加重1月。患者于3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咳嗽气短,活动后加重,未引起重视。此后每于受凉感冒后反复加重,且气短症状呈进行性加重。平时易感冒,每次发作自行予“抗感染药”口服,症状稍有缓解。近1个月来气短逐渐加重,稍活动则喘促气短,时有咳嗽,舌淡红少苔,脉细。

  行肺CT检查示:双下肺网格样阴影,其内可见小片状密度增高影。肺功能示:中度限制性通气功能障碍,弥散功能重度减退。

  西医诊断:特发性肺间质纤维化。

  中医诊断:肺痿,证属肺肾气阴两虚、毒瘀结聚肺络。

  治则:补肺益肾,宣肺止咳,解毒活血。

  组方:生黄芪20克,防风15克,炒白术10克,生地黄、熟地黄各10克,山药12克,山茱萸12克,麻黄6克,杏仁10克,射干12克,穿山龙30克,丹参20克,川芎12克,红花12克,板蓝根30克。15剂。

  二诊:服上药后咳嗽有所减轻,气促稍减,续服15剂。

  三诊:服药后偶有咳嗽,仍有活动后气短、乏力等,上方去麻黄、生熟地黄、山药、山茱萸、红花,加薏仁12克。

  此后随证加减,调治半年余,活动后气促明显减轻,无咳嗽,未感冒,可以参加一般性体力活动。

  按:本案初起以益气养阴为主,兼顾活血化瘀,并加麻黄、杏仁一升一降以宣畅气机,板蓝根清热解毒;二诊时因症状有所缓解,故继服上方;三诊时咳嗽症状明显减轻,故宣肺止咳之品稍减,并加用薏仁顾护中焦脾胃。